ID:1
加载中 ...
首页 > 商业 > 商业热点 > 正文

股票配资刑法 征和惠通投资了码隆科技

2019-12-23 14:02:08 来源:网络搜集

  阿里巴巴、腾讯、小米、大疆……过去20年间,TMT行业成了第一造富行业商业热点,无数人分享了行业快速发展的红利,股票配资刑法也对投资了这些独角兽企业的明星投资人顶礼膜拜。但事实上,投资江湖从来都是波澜壮阔的大海,远到2008年的电商、2010年的移动互联网,近到前几年的VRAR、共享经济,都经历了从春-夏-冬-秋的洗礼。

  普华永道最新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私募创投市场总体行业投资数量3592起,同比降三成以上;投资金额约379.78亿美元,同比腰斩。在资金趋紧的情况下,上半年TMT行业中,披露投资金额的投资案例共878起,同比下降35%;涉及投资金额148.96亿美元,同比下降59%。大额交易的明星项目显著减少,单笔过亿投资数量仅有29起,环比折降一半。

  可以说,TMT行业变化之快,让身处这个行业中的投资者不得不如履薄冰,但同时也有一群高手,凭借多年的行业投资经验和专业素养,在TMT浪潮中判定行业“先行者”,这是专属于优秀投资机构的快乐、诱惑和使命,也是征和惠通的真实写照。

探寻“价值洼地”,5M掘金TMT

  征和惠通是一家专注于私募股权投资的专业投资机构,主要布局医疗、教育、大消费及TMT四大核心领域产业投资,主营业务包括股权投资、并购基金、千里马基金和S基金,并正在布局私募股权母基金。

  “2019年,我们总体投资相对来说是比较谨慎和扎实。”征和惠通管理合伙人王澍表示。他认为,在整体经济速度放慢,产业整合加剧的市场环境下,投资机构要拿到比较好的回报,一方面需要精准把握投资命中率,另一方面需要自己有增值能力,有内功、有洞察力、能够为企业带来更多价值。

  “在第一个互联网经济浪潮阶段,很多处在风口的企业,靠资本快速吹捧起来,但真正上市之后,二级市场的表现却不容乐观,收益也不佳,”王澍说,“所以,我们在投资的时候非常强调企业的内在价值,要判断项目确实有非常踏实的成长逻辑才去投资。”

  2018年,征和惠通投资了码隆科技,作为唯一入选世界经济论坛“2018科技先锋”的中国企业,码隆科技已为零售、纺织服装等行业的众多世界五百强企业提供前沿的人工智能商品识别服务。2019年,码隆科技先后入选“AI商业应用领域最具影响力创新企业TOP10”榜单和“中国零售科技创新企业50强”,这无疑是对码隆科技人工智能技术实力和创新能力的高度认可和肯定。

  “当今的中国VC投资界,不同赛道有各自的壁垒,在当前的投资环境下,机构需要选择自己擅长的土壤,用专业和研究深耕于此。”王澍说。“对项目的判断,我们有一套称为‘5M’法则的方法论,即Market(市场规模)、Model(商业模式)、Money(盈利模式)、Man(创业团队)、Motivation(社会意义)”。

  “码隆科技是非常独特的”,王澍坦言第一次接触这个项目时的感受。当前是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处于基础研发向产业应用转化的关键时期,应用场景成为现阶段发展的重要决胜场。而征和惠通看到了码隆科技最独特的地方——实体经济中,商业行为围绕着不同的商品进行,人工智能如果能像各个行业的专家一样判断商品的基本属性,则会大有可为。

  2018年是对资本市场来说无疑是比较艰难的一年,即使在TMT领域已耕耘多年,对征和惠通来说,下决心投资一家企业也是慎之又慎的事情。码隆科技让征和惠通犹豫的地方在于——公司已初具用户规模和数据,商业路径较为清晰,盈利能力较好,创业团队也都是技术大牛和管理专家,但鉴于当时的资本市场状况,征和惠通如果押注,仍然面对不确定性的市场风险。

  王澍坦言,虽然公司做了大量的投资回报比的计算,但最终让他下定投资决心的,还是“5M”方法论的因素。“投资是需要大量的研究来驱动的,作为投资机构,我们依靠专业的投研团队深入分析AI识别赛道的价值和边界,码隆科技的场景不仅仅是商品识别,其AI解决方案能广泛应用到时尚、房产、旅游、直播等行业。”

  对于征和惠通来说,码隆科技不是个例,以人工智能为核心,专注新文娱领域的极链科技也是同样。通过深入的行研,征和惠通看好其独立研发的文娱人工智能系统“VideoAI”与视频互动操作系统“VideoOS”规模化商用,并成为新文娱领域的视频应用技术标准。极链科技也不负众望,接连入选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19胡润中国潜力独角兽榜单、全球最具前途的 100 家数据智能公司榜单、赛迪“2019人工智能企业100强”榜单,目前已与全网热点IP如《火箭少女101》、《爸爸去哪儿6》、《明日之子》、《明星大侦探》等67%全网热门大IP达成深度运营合作。

  从码隆科技到山石网科,从极链科技到晶科电子,征和惠通在选定的赛道中力求布局全产业链,目前已在企业服务、AI视觉、电子芯片等领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独角兽千千万,“独爱”千里马

  私募股权投资是真正的价值投资,很多股权投资机构偏向项目后期,追逐具备持续而稳定的盈利能力,或者在行业内有亮眼的业绩独角兽企业,而且很多圈外人也往往对独角兽企业津津乐道。但对征和惠通来说,对独角兽的概念并不看重,反而更青睐投资千里马企业。

  “独角兽”最初由美国著名投资人Aileen Lee于2013年提出,将市场上成立时间不超过十年,有投资人或者估值机构估值超过10亿美元的创业公司,统称为“独角兽”。成功跻身“独角兽”行列是一道重要的里程碑,标志着已经获得资本和市场的认可。此阶段的公司多已进入大众视野,也被投资机构投资多轮,估值较高。与之相对的是,具有高成长性的,处于种子期及初创期的公司,市场上普遍称之为“千里马”。初创期公司因需资金拓展业务,从供需角度而言,其股权估值较为便宜。但因项目处于早期,所以对应风险相对较大,因而需要投资者对产业发展、未来趋势有极高的灵敏度。古代就有“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说法。

  “对投资机构而言,估值是否合理决定了投资的成本及将来的部分收益。”王澍认为,在全球经济增长变缓的大背景下,企业估值趋于合理,狙击独角兽企业的收益可能并不尽如人意,投资前移反而能拿到更便宜的筹码。“将一匹千里马培养成独角兽不是更有成就感嘛?”王澍笑道。

征和惠通,码隆科技

深耕加细作,助力成长和蝶变

  如何将一匹“千里马”培养成“独角兽”?王澍认为优秀的投后管理是关键。投资就像是拓荒,从开辟到收获需要长久的陪伴,但市场中很多投资机构对投后阶段的“管、退”不太重视,部分企业对于投后管理的定位仅仅是一个职能部门,业务上无非包括对企业进行定期简单回访,行政事务跟进,业务更新汇报等。这不仅大大低估了投后管理的价值,也浪费了投后资源。目前,很多机构也认识到了这点,正在不断调整对投后管理的认知,摸索着投后管理有效发挥价值的道路。

  “对企业来说,我们不仅仅是投资人,还是一定意义上的合伙人,风险投资不是一锤子买卖,也不仅是一个给钱了事的行业”。王澍表示,征和惠通习惯在投资一个项目之后,同时利用公司的资源、渠道等为被投企业提供多样性的增值服务,涵盖了企业的经营管理、财务及合规风控等环节,包括:后续融资引进对接;财务、税务、法务等方面的咨询协助;融资计划、方案等的建议协助;公司未来发展战略建议;客户供应商对接;人才引进、团队建设管理协助;危机公关支持服务等。

  除此之外,征和惠通对被投企业的投后赋能,更多体现在对企业所处行业的上下游资源对接。在选择项目时,征和惠通会倾向于围绕着该项目的整个产业链去投资,促成产业协同,最终形成产业投资效应。因此,在对被投项目进行赋能的过程中,可以帮助他们对接上下游的业务,在不同阶段匹配不同属性的资金。同时,征和惠通还可以帮助被投企业对接更多政府及园区资源,不仅解决企业融资问题,也进一步强化资源渠道的共享。另外,征和惠通的合伙人和投资人都有深厚的行业背景,其人际关系和网络资源在被投企业扩建、市场营销或者改良产品的过程中,也会给予更多帮助。

  2018年,征和惠通投资的山石网科,已成功登陆科创板,目前市值超70亿人民币,入选“2019中国科创企业百强”榜单;码隆科技入选创业黑马2019人工智能产业准独角兽榜单;征和惠通通过PE基金参与投资的数澜科技入选“2019大数据独角兽企业TOP40”榜单、全球最具前途的 100 家数据智能公司榜单……“通过全方位的投后赋能与资源对接股票配资刑法,征和惠通能够帮助更多的企业成长为未来的独角兽”,王澍信心十足。

  • 声音提醒
  • 60秒后自动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