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D:1
加载中 ...
首页 > 期货 > 外盘速递 > 正文

金矿业进入“理性繁荣”时期

2020-03-24 09:09:57 来源:网络搜集

  近日,现货黄金运行在7年高位附近。除此之外,黄金ETF的持仓量同样创下历史新高,而且还在不断上涨。金价大爆发的主要原因,是避险情绪的全面回归,投资者依然在关注新型冠状病毒疫情造成的经济损失,美债收益率的下行也加剧了市场恐慌情绪。

  从短期来看,市场情绪自然是金价的最大催化剂,但从中长期来看,另一群人对金价的影响也不容小觑。

金矿业进入“理性繁荣”时期

  这些主导黄金市场的关键角色,就是金矿业巨头。分析指出,和两年前相比,随着金价成功从低谷反弹,金矿业迎来了一场变革。

  曾几何时,沉重的债务让金矿业巨头们喘不过气,偿债成为了比淘金更重要的任务。如今随着黄金价格持续反弹,矿商们的日子好过了许多,但它们的经营理念却发生了根本变化。

  以俄罗斯最大的“淘金者”Polyus PJSC为例,这家市值170亿美元的矿业公司上周表示,在开始认真投资总值25亿美元的苏霍伊(Sukhoi)金矿项目之前,需要先偿还公司的债务。据悉,苏霍伊项目如果成功投产,每年将增加160万盎司的黄金供应量。

  业内人士认为,Polyus的行为为行业树立了一个很好的标杆。该公司是全球成本最低的黄金生产商之一,拥有大量现金储备,还拥有令全行艳羡的未开发资源。但在金价不断上涨之际,这样一家黄金年产量达280万盎司的巨头依然保持冷静,不再盲目加大投资,这表明整个金矿业正从此前的狂热回归理性。

  按照Polyus高管的说法,他们必须保持冷静。该公司计划在2023年前进入大约两年的“过渡期”,期间会减少额外投资,以期彻底重塑财政平衡。

  Polyus的保守做法引发了业内注意,为不少同行提供了良好的经营范例。总的来说,在经历了10年前繁荣时期后,金矿行业巨头对大型开发项目的态度已经变得谨慎得多。除了Polyus之外,其他巨头也纷纷搁置手头上的“烧钱”项目。

  其中,巴里克黄金公司在南美的Pascua Lama项目始于2000年,当时的投资额为12亿美元;到2013年被搁置时,估计成本已飙升至85亿美元。Polyus早前投下重金开发的Natalka矿也在2013年暂停,直到2016年才逐步恢复。

  这与21世纪头十年大不相同,当时黄金价格从每盎司300美元飙升至每盎司1900美元,矿商们随即陷入狂热状态,疯狂启动众多良莠不齐的开采项目。这一股“当代淘金热”造成的价值损失是巨大的:无数公司将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金花在了糟糕的项目,随着金价回调,它们的资金迅速耗尽、濒临破产。

  麦肯锡公司去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01年至2011年期间规模最大的八笔黄金行业交易中,有高达80%的交易出现价值亏损。而从2010年到2016年,该行业的资本回报率只有可怜的2.6%。

  如今,虽然金价再次大幅反弹并屡刷7年新高,但金矿商业老实了,也学聪明了。不再盲目投资的巨头们,更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厚积薄发。

  当然,Polyus不可能完全放弃苏霍伊矿的开采计划。该矿最早在上世纪70年代由苏联地质学家首次研究发现,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极大开采难度。最令同行垂涎的是,该矿潜力巨大,黄金储藏量约为6300万盎司,相当于俄罗斯黄金储备的四分之一、相当于俄罗斯另一金矿巨头Polymetal International Plc的全年黄金总产量。这意味着,苏霍伊矿在某种程度上是业内最具潜力的待开发项目。

  如此庞大的产量规模,为Polyus的成本溢出留下了足够的空间。据悉,Polyus已经在该矿附近开展前期工作,Polyus将使用更传统的方法进行开采。

  除了Polyus之外,随着黄金价格攀升,纽克莱斯矿业公司(Newcrest Mining Ltd。)和和谐金矿公司(Harmony Gold Mining Co。)旗下位于巴布亚新几内亚的瓦菲-戈尔普(Wafi-Golpu)等大型项目重新被提上开发议程。但在Polyus的带动下,整个行业回归理性,分析人士相信,金矿商的克制和冷静,将为整个黄金市场的后续繁荣奠定良好基础,长期来讲对金价也是一大利好。